今年1月26日

2020-06-27 07:41

双方各执一词,4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公开披露的联系方式,分别多次联系上述两方,但截至发稿均无法联系上。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据介绍,今年1月26日,上海乐铮蒯乐与安徽鸿旭实控人张兢曾在会谈时首次提出一致行动人要约收购汇源通信的初步想法。1月28日和2月4日,两家公司分别召开股东大会,同意结成一致行动人。

对此,上海乐铮则指责称,安徽鸿旭刻意回避沟通,消极应对要约收购。

“公司主要负责人和实控人自从3月8日起再也无法直接联系到蒯乐(注:上海乐铮主要负责人之一)本人,包括多次使用电话、微信、邮件等直接联系方式,以及通过介绍人间接联系均未果,到目前蒯乐未主动与公司取得联系。”汇源通信披露的安徽鸿旭的声明中称。

对于后续安排,上海乐铮称,未来将继续与安徽鸿旭沟通,向其进一步确认收购意向,若安徽鸿旭继续进行收购,公司将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公告;若安徽鸿旭决定不再推进要约收购,上海乐铮将无法独立完成要约收购事宜,本次要约收购将被终止,未来12个月内,公司将不再对汇源通信进行收购。

安徽鸿旭则称,对于要约收购预售协议,其完全不知情:“公司完全无法获知上海乐铮组织的预售协议的出让主体的真实性、合规性等。”

对此,上海乐铮则指责称,安徽鸿旭刻意回避沟通,消极应对要约收购。若安徽鸿旭决定不再推进要约收购,上海乐铮将无法独立完成要约收购事宜。

免责声明:

对于要约收购方突现变故,汇源通信相关人士4月12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作为被要约收购方,并不想卷入他们之间的纷争,本次要约收购的信披义务人是要约方,上市公司则负责信披事宜。”对于未来要约收购事宜走向,其坦言,“目前无法确定。”

4月11日晚间,汇源通信发布公告称,公司要约收购方之一的安徽鸿旭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鸿旭)发来声明称,至今未获悉上海乐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乐铮)愿作为安徽鸿旭要约收购一致行动人的主要目的,且3月8日后与上海乐铮的主要负责人蒯乐失去联系。为此,安徽鸿旭决定暂时搁浅双方的合作关系,并考虑终止本次要约收购。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在财务顾问的选择上,双方亦存在分歧。此前,上海乐铮选择了国泰君安证券作为本次要约收购的财务顾问,但安徽鸿旭出于多种因素的考量,多次向上海乐铮表达更换国泰君安证券,但遭到后者拒绝。

沟通不畅或只是双方矛盾的表象之一。安徽鸿旭还称,“自1月26日首次接触上海乐铮主要负责人蒯乐以来,至今其未向公司说明愿作为安徽鸿旭要约收购一致行动人的主要目的和意图。”

上海乐铮称,上述92家投资者是在2月5日汇源通信公告要约收购事项公告后,投资者通过汇源通信与公司取得联系,公司获悉签约意向,将《预受协议》文本发送给投资者,由投资者完成签约的。对于有24名交易对方目前不再持有汇源通信股份,上海乐铮称也是首次知悉。

为何上海乐铮无法独立完成要约收购事宜?公司的资本实力或是一大问题。资料显示,上海乐铮成立于2016年8月,截至去年末,公司总资产为3.76亿元、净资产为1.45亿元,去年营收为710.38万元、净利润为2.35万元。据此前披露,上海乐铮实控人许春铮控制的核心企业,除上海乐铮外,其余企业注册资本均不超过1000万元。

最主要的矛盾在于有关要约收购预售事宜。2月25日,上海乐铮与92人签署了《预先接受要约收购的协议》,涉及汇源通信12.97%的股份。但深交所近日的问询函显示,前述92人中有24人已不再持有汇源通信股份。